中华民族传统思想发展的正道


时间:2006-11-10 17:35:08         浏览次数:3947

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    中华民族思想发展的过程是有规律的,这种规律主要可以概括为两方面:从纵的方面讲就是批判继承;从横的方面讲,就是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二者交互作用,形成极为复杂的现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
醇儒不纯   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是历代不断批判继承的结果
     
从纵的方面讲,中华民族传统思想存在批判继承的问题。所谓批判继承,就是后代人对前代积累的思想作分析研究,选择一些可以符合实际需要的思想,即优秀思想,作些改造,继承下来,成为新时代所需要的新思想,而另一些思想内容已经过时,就作为糟粕,抛弃掉。分析研究的过程,这是批判过程,选择改造的过程则是继承的过程。这两个过程同时进行,就是批判继承。
    
孔子讲夏、商、周三代的即社会制度有损益的过程。损益过程也就是批判继承的过程。礼的损益,也是思想的损益。
     
中国历代思想都有批判继承的过程。儒家对西周社会特别推崇,但对西周的传统说法并不都毫无保留地赞成。西周灭了商纣王,就把商纣王说得特别坏,一切罪恶都归结于他。孔子的学生子贡就不盲从,他说:纣之不善,不如是之甚也。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(《论语子张篇》)对于歌颂周武王的乐舞《武》,孔子认为: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(《论语八佾篇》)战国时代,孟子承认圣人周公也有过错。(《公孙丑》下)
     
到了汉代,独尊儒术,大圣人成了真理的化身,孔子的一言一行都是真理的标准,学习的榜样,只许歌颂,不许批评。从此以后,中国社会有一种特殊现象,对圣人言行,对经书所载,都只许学习,不许批评。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作经学思维方式。王充居然公开问孔刺孟,遭到后儒的激烈批评,正是经学传统在作怪。
    
中国虽然有经学传统,并不是说中国的传统思想就是一成不变的。在社会变化发展的情况下,传统思想也相应地发生变化,也在发展,只是没有公开明说。例如董仲舒建议独尊儒术,排斥孔子之术以外的百家思想,他自己却在儒学的旗帜下容纳了道、法、阴阳、名、墨诸家的思想。又如南宋朱熹也是以儒家的名号,广泛吸取佛教、道教的一些思想。所谓醇儒,实际上都是不纯的。儒学在不断地批判中被继承,在历代不断的现代化过程中发展。由于儒学在人民的心目中有崇高的威望,许多思想家虽有新思想,也都附会于儒学。同时,由于儒学的仁义思想有广泛的适应性,是超时空的处世原则,具有开放性,后人可能使之不断的现代化。孔子是儒学的创始人,也成了儒学的总代表。因为历代学者都要附会孔子儒学,所以,他们心目中的孔子是很不一样的。有的学者认为,汉代的董仲舒、何休等人,他们打着孔子和儒家的招牌,而贩卖的却是自己的私货,这些能算是儒家吗?”“孔学能自成体系,独立存在,用不着现代化。如果勉强要把它现代化,反倒成了四不像,等于取消了孔学。(赵光贤:《孔子新论》,第7—9页,巴蜀书社,19927月)另有一些学者认为孔子、孟子的儒学是优秀的,后来经过董仲舒、朱熹等儒者现代化,变得面目全非,所以,有人在四川德阳国际儒学会上提出复兴孔孟之道的口号。有的学者把先秦文化称为祖辈文化,把秦到清的文化称为父辈文化,提出回到祖辈文化去的口号。(谢选骏:《回归祖辈的文化》,发表于1988106《光明日报》)因为先秦文化是多元竞争的文化,而秦到清是大一统的文化。回到祖辈文化,与复兴孔孟之道意思相当。但是,谁能保证今天所复兴的是真的孔孟之道呢?既要多元竞争,那何必提倡,现在不是都在各讲各的学说吗?如果一个人提倡一种主张,就要逼别人接受,这本身就违背了多元竞争的自由、平等原则。
     
实际上,我们现在要弘扬的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,不是先秦的,也不是汉唐的、宋明的。又是先秦的,也是汉唐、宋明的。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既有先秦的,又有后代的,既有儒家的,又有墨、道、法、名、阴阳、纵横、佛家的,既有汉族的,又有各少数民族的。总之,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是长期形成的、丰富多彩的,发展变化的、综合统一的,是历代不断批判继承的结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  中华民族传统思想在分分合合中演进
     从横的方面讲,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有分合的问题。远古时代,有一些发明创造,如《世本》所载:容成造历,大挠作甲子,羲和占日,常仪占月,臾区占星气,伶伦造律吕,隶首作算数,苍颉作书,史皇作图,芒作网,祝融作市等,都是黄帝时代的发明,黄帝也发明了冕、旃。《周易系辞传》载,黄帝、尧、舜时代还发明舟楫、服牛乘马、重门击柝,杵臼、弧矢、宫室、棺椁、书契。黄帝推广这些发明创造,大大改善人民生活条件,形成了黄帝时代的物质文明集大成的局面。这就是的作用,孔子对尧、舜、禹、商汤、周文王、周武王、周公以来的思想文化方面的成果,进行整理、加工,形成儒学思想体系。儒学思想体系正是古代精神文明的大综合。
     
合久必分。孔子儒学后来分为八派,墨家分为三派。分中有合,合中有分,有大分小分,也有大合小合。分合有时还交错进行。按人性的观点,儒家可以分为孟子性善论与荀子性恶论,荀子性恶论儒家中又分出韩非的法家。韩非把荀子的性恶论与法、术、势的思想相结合,形成战国后期最完整的法家思想体系。在这种意义上说,韩非既是儒家中分出的一派,又是法家的集大成者。
     
在汉代,独尊儒术以后,诸子百家都渗入儒家学说。儒学成了诸子百家思想的大杂烩。汇合的思想越丰富,也就越不稳定,越容易分裂。儒学融合百家思想以后,外部的矛盾就变成了内部的矛盾,于是新的儒学体系很快就开始分裂。从大的分裂看,儒学有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两大派。要是从细的分裂看,每一部经书,作传的都可以自成一派。例如,《诗》学就有鲁诗、齐诗、韩诗、毛诗。前三诗为今文学,毛诗为古文学。今存《毛诗》和《韩诗外传》。又如《春秋》学,先有《公羊传》、《谷梁传》和《左传》,史称春秋三传。同样研究《公羊传》,董仲舒与胡毋子都两个人又各自成家。何休继承了董仲舒的学说,也吸收了胡毋子都的一些说法,作《公羊解诂》,成为东汉最著名的公羊家。胡毋子都的学生最著名的只有公孙弘,影响却很大。因为公孙弘以《春秋》白衣为天子三公(《史记儒林列传》),红极一时。董仲舒的学生很多,出任要职的、出了大名的就有兰陵褚大任梁相,还有殷忠、吕步舒、司马迁、嬴公等,当了郎、谒者、掌故的,有一百多人。由于这些学生和再传弟子的活动,董仲舒的思想得以推广。许多学派纷争,到了东汉中后期,经学又趋于融合。当时有郑玄,念述先圣之元意,思整百家之不齐括囊大典,网罗众家,删裁繁诬,刊改漏失,自是学者略知所归。(《后汉书郑玄传》)兼采今古之学,遍注群经,使学者有了统一的认识。郑玄因此被称为经学集大成者。
    
从思想发展的规律上探讨,百家争鸣的好处在于批评谬误,修正错误,使理论在争鸣中受到考验,得到完善。缺点是各执己见,自是而相非,旷日持久,无法解决问题,甚至导致久议不决而误事。在经过若干时日的争论之后,统一思想就成为一种必然趋势。统一的结果必然是综合了各种优秀思想的成果。这是分久必合的内在原因。何时合,如何合,合到什么程度,则与客观形势、外在条件有紧密的联系。例如,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,随着秦统一中国而结束。当时统一于法家思想而排斥各家,有严重的片面性,很快就失败了。汉代先兴黄老之学,后统一于儒学,以独尊的形式,靠利禄的引诱,获得成功。而秦用焚、坑的办法,野蛮的手段,强行禁止,结果适得其反,事与愿违。董仲舒与朱熹都采取明崇儒术,暗采诸家的办法来统一思想。所以有的学者说他们打着儒学的牌子,骨子里却渗透着非儒家的思想。实际上,儒学只有吸纳外来思想才能发展自己。
  由于综合思想体系庞大,内涵复杂,成分多样,结构松散,大的思想体系本身就存在着极易分解的内在依据和可能性。只要有外界某种因素的刺激,或者客观形势发生某种变化,大的思想体系就会分解。思想保守的坚持章句之学,思想活跃的不守章句之学,他们就分为两大派:僵滞化和自由化。有的探究原著的本意,注意名物训诂,做了我注六经的工作。有的研究现实问题,借助古经名言的权威性,来阐述自己的政见,这是借六经谈自己的思想。我注六经六经注我,也成了治学的两大派。前者是史学家的路线,后者是哲学家的路线。中国传统文化到了明代中期,西方传教士带来西方近代文化科技,对中国文化产生重大的冲击,使中国学者产生分化,有的要保护国粹,有的崇拜洋学。有的则兼综中西,取长补短。后来,兼综中西也有分别,有所谓中体西用,也有西体中用。对于中西学术源流问题,有西学中源说和欧洲中心说两种。总之,西学东渐以后,中学也产生了分化、解体,需要重新反省,分析批判,再次组合新的体系。这种新的思想体系,就是中华民族思想的现代化,也是在现代社会条件下新的思想集大成,它必然是中西优秀文化、合理思想的大融合。这种大融合,一方面是批判继承了中国历史上全部文化的优秀成果,一方面又是充分吸纳了世界上各国各民族的文化的结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融合创新   中华传统思想发展的正道
    我们只有在研究中华民族的传统思想发展过程以后,对于中华传统思想的发展规律才会有比较明确的认识。
   
首先,中华民族思想是开放的,不是封闭的。从几次大的综合,就可以看到这一点。秦代不善于综合,很快就失败了。汉代善于综合先秦的百家思想,形成多样统一的思想体系,成为汉代几百年的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,从此奠定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。如果不是开放的,那么,中华民族就不会延长几千年到现在还能维持如此庞大的国家、多民族统一的整体。
   
其次,不同思想的碰撞是思想发展的重要动力和条件。先秦的春秋战国时代,诸子百家经过几百年的激烈争论,经不起争论的学说就被淘汰,站得住的理论也在争论中修正观点,提高水平,完善体系。这样,社会思想的整体得到了普遍的提高。汉代在战国之后,融合各家思想,形成新的思想体系,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。少了学派的片面性,多了实用的全面性。
   
再次,中华民族的传统思想是在分分合合中发展的。秦汉时代正是思想大合的时代,《吕氏春秋》和《淮南鸿烈》都是这一方面的代表作。而在个体身上也都有综合的内容,例如董仲舒的思想也是先秦百家思想综合的结果。合的时间长了,在内部会出现很多矛盾,产生很多弊端,就必然要分裂,要改革。因此就会出现分化,分出许多新的派别。
     
最后,中华民族传统精神是融合发展的过程。这种融合总是以本土的传统思想为基础的。董仲舒是以儒家思想为基础吸取诸子百家的思想,朱熹以儒家思想为基础吸取佛教和道教的思想。这是历史上成功的经验。现代,我们也要以中国传统思想为基础来吸收一切对我们有用的思想。任何时候,我们也不能完全抛弃自己的传统。
   
总之,我们认为,融合创新是中华传统思想发展的正道,过去是这样的,现在也应该这样,今后还将是这样的。闭关自守,在历史上是偶然现象,从来就不是中国外交的普遍法则。中国如果是封闭的,就不会延续到今天。现在和将来中国也不会走一条封闭的道路。同时,中国历来也不奉行全盘西化的方针。(周桂钿    2006115的《中国教育报》



关键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