促进教育公平是建设和谐社会基本政策取向


时间:2006-11-25 9:34:16         浏览次数:2589

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研究员 张力
      
    编者按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,将坚持教育优先发展、促进教育公平摆在突出的位置,提出了新形势下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指导方针和重大举措。本报自今日起开设《“教育与和谐社会建设”专论》专栏,约请教育领域的有关专家,对教育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重要作用进行解读,以帮助教育战线深入贯彻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,努力办好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,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。敬请读者关注。
    《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就“坚持教育优先发展,促进教育公平”作出了重要的部署,强调“保障人民享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”。《决定》有关“公共教育”和“教育公共服务”的新的政策提法,诸如“坚持公共教育资源向农村、中西部地区、贫困地区、边疆地区、民族地区倾斜,逐步缩小城乡、区域教育发展差距,推动公共教育协调发展。明确各级政府提供教育公共服务的职责”,特别是全面落实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国家资助体系等,十分鲜明地体现了国家促进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公平的政策取向。
    促进教育公平,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和战略选择。教育不仅是个人福祉,而且是公共福祉。公共教育政策作为一项公共选择,必须在国家现代化和人的发展之间寻求平衡。如果说社会公平是和谐社会的基础之一,教育公平则与司法公平、医疗卫生公平和社会保障公平一道,构成社会公平的四大“支柱”。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价值在教育领域的延伸和体现,一般包括教育权利平等和教育机会均等两个基本点,还可以进一步区分:进入机会公平、过程公平、结果公平、拥有或享受质量的公平、选择公平等,将深刻地影响着公共教育政策的价值取向。
    综观世界各国及国际组织的教育政策,教育公平逐渐成为一项基本价值取向。如20世纪90年代肇始的全民教育(EducationforAll)浪潮即是明证,在经历了10多年的发展后已步入新的阶段,尤以世界全民教育大会2000年《达喀尔行动纲领》为政策标志,2015年前,将在深入普及、缩小差距、提高质量、注重技能等方面迈出新的步伐。总体上看,各国促进教育公平政策的共同之处是:公立教育系统保证教育机会均等,重点是实施不同年限的免费义务教育;政府通过财政支持和规范的转移支付制度,扶持落后地区和弱势群体;制定教育法律和政策,确保不同类型办学规则和监管行为的公平。与此相关,作为衡量政府对公共教育事业支持力度的一项重要指标,各国公共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的平均水平,似乎并未过多受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部分公共部门“民营化”(Privatization)思潮的影响,反而从4%增长到世纪之交的4.4%,有预测表明,到2020年前后将朝着5%的水平延展。
    我国是在经济实力不强、人口压力极大的环境中发展教育的,始终有着特定的传统与国情条件。即使在计划经济时期,教育是政府包办的公益事业,但仍只能惠及城镇人口并在农村维持很低水平,当时区域之间、城乡之间也存在差距。显然,这一模式无法适应现代化的需要。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教育的总体供给水平有了显著提高,在普及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取得了历史性跨越,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有了长足进展,劳动力和专门人才的国际竞争力在不断增强。但是,当前的许多矛盾和困难也不容低估,如区域之间、城乡之间、阶层之间的教育资源配置差异很大,公共教育服务的基础条件仍较薄弱。这既同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状况密切相关,也与部分地区的教育法制不完善、公共财政制度不健全有关。
   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公共财政制度的逐步完善,政府教育责任的准确定位问题日益显得迫切。党的十六大以来,我国的公共教育政策呈现出一系列重大进展与创新。无论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,建设创新型国家,还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,新世纪我国教育政策的基本价值取向,都在向促进公平倾斜。特别是由于政府转变职能,从竞争性经济领域中逐渐退出之后,将在“经济调节、市场监管、社会管理、公共服务”方面负起更大责任,就有可能集中更多财力物力用于公共教育事业,也会在政策方面予以更多关注。按照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的宏观部署要求,政府在公共领域中最需要做的事情,应该是市场机制难以调节的部分,而在教育领域中,政府的最大责任将是保障基本公共教育服务的公平,并促进各类教育事业的运行公平。今后,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进程中,我国促进教育公平的政策要点,将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:
    第一,国家在坚持教育优先发展战略的前提下,确认公共财政的保障重点及其预算支出的刚性。首先要全力支付法定范围的免费义务教育,促进区域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,让公平的、质量有保证的义务教育惠及所有学龄人口。同时,在非义务教育阶段,要强化政府责任,增强公共资源配置的合理化,确保国防建设、重大工程、艰苦行业以及市场难以调节的领域(如基础学科)对于专业技术人才和熟练劳动者的需求。
    第二,在终身学习理念导引下的我国教育将朝着更宽广的领域拓展,但是,不仅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即使到了中级以上的阶段,公民一生的学习费用也不可能由政府包揽。为此,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,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实行成本分担,是必须长期坚持的政策方向。然而,从义务教育、高中阶段教育到高等教育阶段,政府势必要尽快建立和完善贫困及其他弱势学生的资助体系。通过规范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和优惠政策,加大对弱势群体和困难地区教育的支持,保障弱势群体的学习、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权利,通过提升教育公平程度来体现社会公平。
    第三,通过转变政府职能,增强教育管理的地方化,理顺政府、学校与社会的关系,建立现代学校制度。特别是应对非义务教育的旺盛社会需求,要探索公共教育服务的多样化提供方式,依法维护有利于公民选择、有利于不同属性学校公平竞争的规则。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学校可探索政府举办、国有产权不变施行托管、财政资助或津贴等不同类型,民办学校的产权可以有多种实现形式。
    第四,政府促进教育公平,也须包括学校运行规则和秩序的监管公平在内。应该通过健全法律法规体系,保障学校的办学自主权,保障学生、家长和社会对公共教育服务提供方式及其质量的知情权与监督权。在教育的重大政策和改革举措出台前,应广泛地征求民意,取得社会公众的理解、信任与支持,在政策执行的过程中,需要接受社会各界的有效监督。只有充分依靠人民群众,才能“办好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”,从而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人力资源强国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。 《中国教育报》2006年11月24日第1版
 



关键字